锦州银行年报“难产”屡被推迟 城商行不良贷款率因何明显上升

5月14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将继续延迟刊发2018年年报,但是截至5月23日仍然没有对外发布。而在此前的4月1日,锦州银行已经发布过延迟公告。
按照港交所的有关规定,锦州银行本应于今年3月31日前刊发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因为年报延迟发布,锦州银行自4月1日起已连续停牌近两个月之久。
锦州银行在公告中称,“核数师需要额外资料和文件以完成有关2018年年度业绩的审核程序,而本行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有关资料和文件主要是关于本行向其机构客户提供的某些截至2018年12月31日尚未结清余额的贷款......”
有业内人士据此推测锦州银行2018年不良贷款率可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升。
对此,《投资者网》曾向锦州银行发送调研函进行核实,但截至5月23日,对方尚未予以回复。
不良贷款率增加
由于年报“难产”,锦州银行迄今为止披露的最新财务数据仅止于其2018年半年报。
根据锦州银行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截至2018年6月30日,锦州银行资产总额约为7484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3.5%;发放贷款和垫款2406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15.1%;存款余额约3516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2.7%。
锦州银行同期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1%、9.57%和7.95%,较2017年末分别下降0.06、0.67、0.49个百分点。
2018年上半年,锦州银行共录得营业收入约97亿元,较2017年中期增长13.4%;净利润约43亿元,较2017年中期增长7.7%。
以上数据虽不算突出,也算得上中规中矩,其中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如果简单换算成全年水平,其规模大概能排在23家国内已上市城商行的第7名附近,但是如果从增速上看,其营收增速大概排在第15名,净利润增速排在第11名左右。  锦州银行营业收入中利息净收入占绝大部分,约为91.8%。其在半年报中表示,主要受利率市场化和资金市场利率变动等因素影响,2018年上半年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均较2017年同期有所下降。
根据公开资料,锦州银行近年来发行了大量理财产品,截至2018年6月30日,存续理财产品余额约为587亿元,其中保本理财余额约为331亿元。而根据资管新规的要求,资产管理业务将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显然,作为保本理财大户的锦州银行,其未来经营业绩无疑将会受到明显影响。
从不良贷款率上看,虽然来自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总体表现并不十分明显,但是也能从中看到一些端倪。
锦州银行2018年上半年不良贷款率为1.26%,较2017年末上升0.22个百分点。
分类来看,锦州银行2018年上半年归属于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底的2.86%上升到了3.27%;归属于“农、林、牧、渔”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年底的2.2%上升到了4.63%;归属于房地产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则从2017年年底的0.08%上升到了0.67%。
在这里,同处辽宁省的盛京银行可以作为一定程度上的参考,公开数据显示,盛京银行不良贷款率已从2017年末的1.49%上升到了2018年末的1.71%。
实际上,整个东北三省已上市的城商行和农商行情况都大体如此,例如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率从2017年末的1.70%上升到了2018年末的1.73%;吉林九台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同期从1.73%上升到了1.75%。
城商行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
实际上,年报“难产”的除了有锦州银行这样的上市城商行外。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内地共有18家商业银行尚未按相关规定披露2018年年报。
按照规定,已发行金融债券的商业银行应于每年4月30日前披露年度报告。而因特殊原因,无法按时披露以上信息的商业银行,应当向投资者披露延期公告说明。
以上18家披露延期公告的商业银行中既有股份制银行,也有城商行和农商行。这些银行所给出的年报延期披露理由也和锦州银行类似——“审计机构无法如期完成年报审计工作”。
与锦州银行不同的是,这些银行大多把年报披露时间延期至6月底或7月底之前,而前者至今也未公布年报延期披露时间。
根据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安永”)日前发布的《中国上市银行2018年回顾及未来展望》报告,上市城商行2018年不良贷款率明显高于2017年,在几类商业银行中唯一呈现出上升趋势。  安永报告显示,2018年上市银行加强信用风险防控,持续加大不良资产核销和处置力度,总体不良贷款率下降至1.51%,逾期贷款占比下降至1.87%。但是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和逾期贷款率呈上升趋势。(思维财经出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