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指】信用债成金融风险防控重点 对拖欠工资类逃废债毫不手软

经济日报记者 周 琳

  日前,以华晨汽车、永煤集团及紫光集团等为代表的AAA评级企业债务违约频发,债券市场发行和交易情绪受到不小影响。2020年,共有67家主体的189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金额1661.86亿元。

  202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如何看待债券市场投资风险?怎样打击各类逃废债行为?

  鹏扬基金信用策略总监林锦认为,本轮债券违约有几个特点:一是这些企业外部评级都比较高,原始都是AAA评级;二是违约发生比较突然,与市场预期存在差距;三是单体债券存量都很大。

  招商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副总监马龙认为,从宏观层面看,近些年来经济结构转型速度加快,传统产业相对高新技术产业而言,营利能力较低,但存量债务负担更重,抵御风险的能力相对不强,容易在经济出现波动时发生债务偿付问题。新冠肺炎疫情等外部冲击使得企业盈利持续承压,资金周转能力被削弱后,企业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从评级机构因素看,市场对AAA评级企业泛滥现象比较反感,市场部分评级机构专业化程度低,评级不够客观中肯,受到投资者诟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网贷P2P企业基本清退之后,互联网金融导致的违约在当下逐步减少,债务问题将更加集中于公司债领域,地方融资平台牵涉的债务违约逐渐浮出水面,信用债将成为未来防控重点之一。

  未来信用风险会不会恶化?马龙认为,债市出现违约是正常现象,长期刚兑会助长道德风险,引发资金在不同市场间的不合理配置和流动。有出清、有违约的市场才是一个成熟的、健康运转的、能对风险充分定价的市场。对于风险承受能力一般的普通大众投资者,可选择风格稳健、对信用风险把控力强的资管机构和资管产品。

  对于打击逃废债的举措,盘和林表示,应当从多角度展开,应对不同类型的债务违约需要有不同策略。在民间债务领域,主要是通过“老赖”名单对相关违约人进行消费限制和财产转移限制。在银行信贷领域,要加强事前信贷审核,从源头杜绝比在事后补救效果更好。部分民生领域的债务,比如,对拖欠工资一类逃废债,必须严厉打击。

  此外,对问题比较集中的逃废债问题,要在打破刚兑后把握好尺度。打破刚兑本意是为了风险出清,并不表示企业可肆意违约和逃废债。在信用债领域,需要跟进监管,防止企业腾挪转移资产来规避还债。要让发债企业认识到,违约是企业生死存亡的大事,而不是借新还旧循环往复就可以解决的“小事”。

  马龙认为,我国债券市场仍处于发展中,需要完善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让债券市场各类参与主体在制度框架下发展,尤其是把评级机构的规范发展放在突出位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