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盐化股票】金融机构要跳起来摘桃子!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监管标准不变、整改工作“奖先惩后”....

  7月31日,人民银行发布公告称,为平稳推动资管新规实施和资管业务规范转型,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会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部门审慎研究决定,资管新规过渡期至2021年底。

  原本2020年底结束的过渡期又多了一年的窗口期,但延期并不意味着资管业务改革方向发生变化。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此次过渡期延长的政策安排,“不涉及资管业务监管标准的变动和调整,并不意味着资管业务改革方向出现变化”。

  今年来,由于受疫情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资管产品很难在原定资管新规过渡期内也就是今年年底前完成转型,资管新规过渡期“应当延期”的呼声渐多,此次靴子落地也给众多金融机构吃下了“定心丸”。

  延期早有征兆

  鼓励金融机构“跳起来摘桃子”

  2018年4月,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局四部门印发《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也就是业内常说的资管新规。为确保平稳过渡,资管新规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过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过渡期内,金融机构发行新产品应当遵循新规,并严格控制、有序压减存量产品。

  事实上,今年来金融监管部门多次释放出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的信号。

  2020年1月13日,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资管新规过渡期问题时称,对存量规模大、在过渡期内确实有困难的个别机构,会研究相关的安排,保证资管产品、特别是银行理财产品今后能够平稳有序规范到位。对个别机构也会适当地给予一些灵活措施安排。

  2020年2月1日,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曹宇就银行业保险业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和金融市场稳定等相关工作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按照资管新规要求,稳妥有序完成存量资管业务规范整改工作,对到2020年底确实难以完成处置的,允许适当延长过渡期。

  2020年7月7日,由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牵头,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组织开展的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课题组发布了《中国资产管理业务监管研究报告》。吴晓灵在报告发布会上表示,2018年4月资管新规发布以来,监管部门在统一概念、统一规则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许多重大原则问题已有共识,规则差异在逐渐缩小。但是按目前的情况看,如果过渡期于2020年底截止,要完全实现新老产品的转换,难度较大,建议将资产管理行业的过渡期再延长两年,至2022年底。

  2020年7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举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表示,“因为今年疫情冲击,资管新规应该延期。但也有机构、学者建议不能延太长,可能延一年是比较合适的。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一年至2021年底。对于为何延期,央行也给出了明确的解释,主要是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金融冲击的考虑。

  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一是推动资管存量业务整改平稳进行。新冠肺炎疫情从资金端和资产端,对资管业务产生了双向冲击,尤其是在资产端,部分行业、企业经营困难加大,一些投资项目原有还款安排面临调整。适当延长过渡期,能够缓解疫情对资管业务的冲击,有利于缓解金融机构整改压力。

  二是为金融机构培育规范的资管产品提供宽松环境。过渡期适当延长,能够为资管机构进一步提升新产品投研和创新能力,加强投资者教育和长期资金培育,提供更好的环境和条件,有利于支持资管产品加大对各类合规资产的配置力度。

  关于过渡期延期为何是一年,上述负责人表示主要处于三方面原因考虑。

  一是统筹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延长过渡期1年,更多期限较长的存量资产可自然到期,有助于避免存量资产集中处置对金融机构带来的压力。二是过渡期也不宜延长过多。过渡期安排的初衷是确保资管业务顺利转型,实现老产品向新产品的平稳过渡。将过渡期延长1年,可以鼓励金融机构“跳起来摘桃子”,在对冲疫情影响的同时,推动金融机构早整改、早转型。三是最大化政策效用。过渡期延长1年,能够较好统筹存量业务整改和创新业务发展的关系,通过资管业务的转型升级,带动存量资产的规范整改。

  监管标准不变

  整改工作实施“奖惩”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过渡期延长不涉及资管新规相关监管标准的变动和调整。

  央行有关负责人强调,此次过渡期延长的政策安排,综合考虑了疫情冲击、宏观环境、市场影响、实体经济融资等因素,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作出的决定,坚持了资管新规治理金融乱象、规范健康发展的初心和底线,不涉及资管业务监管标准的变动和调整,并不意味着资管业务改革方向出现变化。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资管产品的整改工作仍面临不小的挑战,监管部门研究提出了“过渡期适当延长+个案处理”的政策安排,对于难以完成整改目标的金融机构,也有了明确的政策安排。

  上述负责人表示,对于2021年底前仍难以完全整改到位的个别金融机构,金融机构说明原因并经金融管理部门同意后,进行个案处理,列明处置明细方案,逐月监测实施,并实施差异化监管措施。

  此外,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整改工作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

  对于2020年底前完成整改任务,或整改虽延至2021年底,但进度快于计划,能提前完成整改任务的金融机构,在监管评级、宏观审慎评估、资本补充工具发行和开展创新业务等方面给予适当激励

  对于未按计划如期在2021年底前完成整改任务的金融机构,除在监管评级、宏观审慎评估、开展创新业务等方面采取惩罚措施外,视情采取监管谈话、监管通报、下发监管函、暂停开展业务、提高存款保险费率等措施。对于个别机构弄虚作假或选择性落实相关要求等行为,监管部门将采取监管处罚措施。

  延长过渡期

  利于银行资管平稳过渡

  总体来看,资管新规发布以来,资管产品的风险呈现收敛态势。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此前表示,资管产品的风险收敛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同业交叉持有的占比持续下降,5月末资管产品的同业资金来源占其全部资金来源的比重为49.8%,比年初下降了1.2个百分点;二是杠杆率(总资产与募集资金的比例)回落,资管产品的负债杠杆率平均为107.7%,比年初回落了0.9个百分点;三是净值型产品占比持续上升,5月末净值型产品募集资金占全部资管产品募集资金的余额是60.3%,比年初高了4.9个百分点;四是非标准化的债权规模持续减少,5月末资管产品投资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规模同比下降7.6%,比年初多下降1.2个百分点。

  资管产品风险得到控制,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也发挥了更有效的作用。央行数据显示,5月末,资管产品的底层资产配置到实体经济的余额是39.3万亿元,比年初增加了2.2万亿元,占全部资产的43.6%,比年初提高了0.6个百分点。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资管新规是资管领域纲领性文件,对资管业务产生深远影响,从根本上有助于资管业务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但我国资管市场规模庞大,部分难以回表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及未到期的存量股权类资产,的确存在整改困难。“延长过渡期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金融机构整改压力,降低整改给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带来的波动。在坚持市场纪律、坚定原则方向的同时,进一步稳定市场预期,推进资管业务健康发展,维护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稳定。

  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此举顺应了当前经济形势变化和经济发展需要,有助于银行资管平稳过渡,缓解存量资管产品压力。此外他认为,即便有1年过渡期,相关机构也需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尽快推动业务和产品的转型,加快设立银行资管子公司,产品应该以净值型的产品为主。温彬进一步指出,银行应该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在保持固收类产品优势的同时,还应进一步提高权益类资产的占比,这是引导银行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一个有利渠道,同时还可以丰富银行资管产品品种,满足投资人需求。

评论